脑子里有不知多少的龌龊。

咸鱼一条orz吃all源吃楚路二三次元混着搭。

【all源】逍遥。

王源冲易烊千玺笑,也不顾抵在喉结的惨白剑尖儿,就着手里一束的红,像捧了心口漫漫的思念和酒,那碗瓷白的底子,上头是青花的纹,映他指尖渗出的血迹,无端叫人心痒。


他唇角也是红的,像漫天红霞血光透透地印在桃花柔软透亮的花瓣上,暧昧又污浊。


这人身上白净,可看遍了也就三点涟涟的泛红,一是那唇角饱满,二是那眼角飞虹,三就是这人胸前不惧看的两点朱红,平素裹在端正的白衣里,是任谁都窥不得的风情。


易烊千玺总这么认为的,只要把这人衣襟搂紧了,袖口扎得严实些,这人就是他的了,毕竟他从不反抗,任谁见都是乖顺的模样,像只绵软的羊。


可他分明记得见他时那人是眼底泛绿光的狼,还曾撕咬过敌人的喉咙。


怎么就忘了呢,他拴不住一只野性未浑的狼,反倒把自己栽进那人盈盈眼波,自此万劫不复。


王源这人还在笑,他皮披久了,是连脱都嫌碍事儿的,所以这般情态,像对待闹别扭的情人,那双素白的手缠着剑光上去,搭在易烊千玺有些颤抖的手上,太镇定。


然后柔柔的抚摸起来,再像调情不过,顺着有些青白的指尖,纤细的手腕,直到袖口里温软的皮肉,然后打着圈儿的在手臂上撩拨,眼神纯洁,姿态优雅,纵使跌坐在腐烂着花蕊的泥里也是,像清清白白的一朵莲。


即使如此狼狈不堪。


是啊,谁能想到这千般万般高洁的人,如今该有多狼狈?


衣衫是破的,从外头隐隐窥得青白一片的皮肤,还有青青紫紫一片的痕迹,下身遮掩的东西不知在哪儿,白净的双腿露在外面,腿根泛红,嫩的像膏脂凝结的奶冻,颤颤的泛着莹润的光。


这是幅美人落难的美景,但也要忽略腿根再明显不过的白浊,和清晰的指印。


易烊千玺觉得他从没这么愤怒过,眼睛烧的涨而痛,险些绷不住那张贯是冷清矜持的脸。


堪堪压下去心里想杀了这人的想法,浅浅的呼吸着,手下剑不领情,移到那人胸膛留下渗血的红痕,更衬这人妖气,眼角的笑更像讽刺。


真他娘的讽刺。


易烊千玺这么骂着,手里的剑更重三分。

【all源】绝道长。

文笔不好请多担待。

王源抬起头,斜斜地瞟了眼王俊凯,继而低下头去,娴熟地把衬衫扣子系好。

他系的慢,动作里带着优雅也流畅,系到上头,露出一截瘦削的锁骨,像盈满了刀光锋芒,显得尖锐而苍白。

王俊凯喜欢抱住他,尤其是从后面满满的拥入怀里,他的背很美,但不可否认的,这人无一处不好看,就是太瘦了。

捏了捏手中劲瘦的腰肢,他皱了皱眉头,手放在腰肢上摩挲着,还不忘把脸凑到前头叫他。

“源儿,怎么的这么瘦?手感都下降了。”

几声似抱怨似调侃,真真假假的,王源也就没搭理他。谁知道这丫还上瘾了,手滑进衣服里爬上胸膛,色情的捏捏蹭蹭。

“噗嗤……源儿还是这么甜。放心,你凯哥喂饱你。”

说完,还充满暗示意味的用胯顶了顶王源挺翘的屁股,无不得意。

王源要弯下腰来穿鞋,无奈衣服里的双手太为放肆,迫不得已抬手把他拍下去,眉眼斜斜一挑,语气随意便应付了两句。

“行行行,我等你喂饱我哈。先让我去干个单子,干完随你。”

“哎呦,我家小源这么听话嘿。”

“行了,走了啊。”

推开王俊凯,王源摆脱这只粘人的大猫,总算空出些时候来。他正正口罩,到一家酒吧停下,趁没人注意偷偷从后门遛了进去。

谁知迎面撞上六子,看那小家伙一脸兴奋就知道,那易烊千玺指定在吧台坐着,应付不过去,他今天就别想安生。

“f**k。”

低声咒骂了拒,也拒绝了六子换上那身衣服的提议,就穿着一身休闲装,挽着松松垮垮的衬衫,袖子推到臂肘那去,露出一截素白的手臂来,向上捋了捋头发,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“王源。”

易烊千玺正坐在吧台旁,点了杯酒携着,唇印在酒杯上,酒液却丝毫未动,一眼就能看出这人醉翁之意不在酒,也压根不是来喝酒的。

见他出来,他眼睛一亮,冲王源笑一声,还能看见浅浅梨涡,莫名的甜。

看起来是一副乖巧的样子,谁知道这么固执。王源皱皱眉头,但还是报以一笑,虽说敷衍了少许,但还是好歹给了个脸色。

那易烊千玺就笑的更欢了,闪的王源实在是看不下去,上前按住酒杯,就着易烊千玺的手一饮而尽,罢了,舔舔嘴唇说。

“行了,酒不是你这么喝的,你说你执着点啥,真是,好心的冤大头?”

他落下笑来,半分委屈似真似假的冲王源抿了抿嘴唇。

“那,你教我么?”

带了点小心的试探,叫他面上越发无害。

王源对他这幅模样是挡不住的,对视了片刻便败下阵,无奈的抱怨开来。

“你说你个总裁卖什么萌呢,不教,我们不教。”

还摊开手,表示就是拒绝。

“哦……你今天,不穿工作服了么?”

低垂着眉目让自己显得可怜巴巴似的,微微撇了撇嘴意图和王源继续搭上话。

王源打了个哈欠,把额前几缕细碎的头发捋上去,好歹清爽了少许。许是打哈欠涌出股泪意,他眼底仿佛一下子柔和了寒利。

“不穿了,今天穿便服,反正老板不管,轻省轻省。”

应该是脾气不太差了,也就愿意和易烊千玺搭上两句。

“很衬你。”

“眼光不错嘛,哈哈。”

“嗯。”

易烊千玺夸赞他,王源显然高兴起来,眉眼也生动传神,嘴角浮现笑意盈盈。

这让很少见过王源这幅样子的他很是嫉妒王俊凯,毕竟那人是成天得到王源好脸的家伙。

这时候酒吧里人少,倒也清净,王源坐在吧台里头和易烊千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,倒也落得个清闲,悠然自得。

待那易烊千玺被一个电话叫走,这家的老板就忍不住了,点了根烟就坐王源对面,和他唠起来。

“嘿,你说你个小员工比我这大老板还清闲,这我就不服了。”

“呵,哪天我不是累成嘟嘟?也就今天,你说,你今天安的什么心?”

王源嘲讽一笑,伸手和他讨要了根烟,就携在手里把玩着,虽说手指纤长好看,但是随时可以被折断的烟还是叫老板心疼。

“哎哎哎你这要抽就点不抽还我啊,可心疼了我这,这根烟多少钱呢。我还能安什么心啊,不就是叫你接个单子么哈哈。”

老板哈哈一笑,也是满目和蔼。

“抽,来点个火。就知道你这丫的没安好心,我这次搭档谁?”

把烟浅浅的携嘴里,他叼着烟凑上前去借了个火,眉目说不出的潇洒,实在好看,也妖。

“你选呗,这几个大好青年随你挑,我信你。”

怕了拍王源瘦削的肩头,老板是一副豪爽的样子,还很大方的表示你随便哈。

王源切了一声,随口答了句吴磊,然后和老板说就那人了,倒让老板惊讶起来。

“哦,上次和他搭档觉得不赖,身手不错,意识不错,觉悟挺高的,你倒是可以培养。”

坐在那里吞云吐雾,其实显得很妖的某人答到,老板也就走了,他其实挺忙的,这次亲自来通知他任务也实属不易。

现在也就剩王源一个人了,他也就懒散下来,窝坐在椅子上转来转去,手擒着酒杯细细的跟,轻轻摇晃着,自得一派从容不迫的架势。

只是背影孤单,脊背凄凉。

这篇文里,谁都不白,乱的暧昧,三观不正,每个人都带着面具,每个人都输输赢赢。

【all源】王家公子。

古风向小短文♡♥(。´▽`。)♥♡

自天生命定了的,是缘分不浅,是情深不灭。

一眼望去,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人是特别的,像光。照亮了阴霾的璀璨和明亮,还有美好驻扎心底。

王家小公子便是这么的一人。

任谁见了那王家的小公子都要赞一声俊俏,确实啊。

他有一双灵动的杏眼,含水漾起来的时候是波光淋漓,眼睛大而圆,眼底有明亮在闪着,像光仔细揉碎研磨着化作萤火点点,撒进眼里,被其中万分不言说的美好吸引驻扎眼底。
眼尾带点弧度的下弯着,显得清纯,又把无辜和俏丽十足十的描绘殆尽。
睫毛纤而长,上翘着带笑,像他嘴角一刻不落的笑。
被那双眼睛注视着,就像那人把你放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包裹着,又软又烫的一颗真心捧在手心里献给你,让人忍不住的宠着,护着。
他和该是个娇贵的小公子啊。

是啊,他和该是被娇贵着,被惯宠着。
就像王俊凯对他做的。
这王家大少爷对小弟是不言说的好,小少爷偏爱那热闹纷扰,纵使再忙,他也是在小少爷身边最长久的那人,过了人群,大少爷的手无不例外是紧紧牵着的,十指相扣,便是窄窄短短的一条街,也会走出天荒地老的架势。
若说那王家大少爷,一双桃花眼是自带的情爱绵绵,眼尾上挑,落魄时是那可供欺凌的野花野草,忍过了一时,那草便不知何时长成参天大树。一时间成了多少王孙贵族追捧的对象。
许是以往苦难磨出他一身尖锐,望向旁人的眼中总带了讥讽。
可望向小公子时,却是含情的一汪春水,绵软又炙热的深情是藏不住掩不住的龌龊。
世人很少知的是王俊凯唇边小巧的虎牙,只有笑时才显露得锋利乖巧。
这是只有王家小公子知道的秘密。
世人也只有在王家小公子身旁时,才有幸见得王俊凯笑的灿烂的模样,让人皆道这小公子是何其有幸,却不知真正幸运实为旁人。

他是在最落魄的时候遇到的王源,那个小小的人儿见证了他的狼狈不堪,也见证了他的风光无限,却始终把初心奉在眼底,对视时只有一片赤诚和仰慕。

世间千变万化,唯有他是始终不变的美好如初。

每当望向王源的眼睛时,他总是笑的不能自己。那双眼睛的澄澈越发倒映出自己的肮脏和龌龊。

王源儿的眼里有光啊。

他和该是被娇宠出矜贵的少爷,毕竟,那道光,是任谁都不想污浊的美好。

他眼底的光,是王俊凯不变的初心所向。

对王俊凯来说,王源儿是归宿,有他的地方,才是家。

古风向的小短文♡♥(。´▽`。)♥♡
没剧情没文笔,就是靠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堆起的一篇不知道说了什么的小短文(´⊙ω⊙`)
还会有后续的(^_^)